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 网易 奇点网
(原标题:商业利益凌驾科学研究?雪藏了半个世纪的「甜蜜阴谋」终于被揭露,原来糖才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毒品」,与心血管疾病和癌症发病相关) 文/王新凯在电影《王牌特工:黄金圈》中,让大毒枭女主Poppy Adams感到不公的是,为啥酒精和烟草能够在全球合法地掠夺财富,而经营毒品生意的她却只能躲在柬埔寨的原始森林里。

有意思的是,在吐槽的过程中,她还说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糖的真相。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糖的成瘾性是可卡因的8倍,致死的可能性也有5倍之多,但糖是合法的。

在看电影的时候,很多人觉得这段对话很突兀,不是特别能够理解,比如就有豆瓣网友评论:?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其实,奇点糕在看到这段对话时,一下子就想到了不久前《纽约时报》披露的一段美国制糖业操控科学研究的丑闻。

今天,奇点糕就顺着这个思路,和大家一起说道说道,又甜又好吃的糖怎么了?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又为什么说糖的成瘾性和毒性比可卡因还要大?以及真相为何又不为大家所知晓,知晓了也不理解、不接受?注:本文涉及的糖(Sugar),这里主要指蔗糖(白糖、红糖、冰糖等)以及含糖食品和饮料,其与淀粉等天然碳水化物的对比后文会专门提到。

文章有点长,耐心看,你一定能看完的。

(一)丑闻 谁是冠心病的罪魁祸首上世纪50年代,二战刚结束不久,欧亚大陆人民正处在满目疮痍的百废待兴之中,而此时,经济上遥遥领先的美国人民,却被另外一件事情所困扰,那就是冠心病患者越来越多。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以及抽烟喝酒等,是引起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

但在当时,人们并不确定这一点。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面对不断升高的发病率、死亡率,科学家们逐渐开始了对饮食因素风险的研究。

比如在60年代,伊丽莎白女王学院生理及营养学教授约翰·尤德金(John Yudkin)提出,大量糖的添加和食用是导致冠心病的主要危险因素;而明尼苏达大学营养及病理学家安塞尔·凯斯(Ancel Keys)则认为,饱和脂肪和膳食胆固醇才是最主要的诱因[1-2]。

有关糖和脂肪哪个才是冠心病最大饮食祸因的讨论,也由此开始。

然而,1967年,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项关于膳食脂肪、碳水化合物和心血管疾病的综述文章,却淡化了糖与心血管疾病之间的关联,并转而将饱和脂肪推为罪魁祸首[3]。

之后几十年,虽然关于糖和饱和脂肪的争论从未停止,但几十年来的研究大都得出同样的结论,那就是在心脏病这事儿上,糖没有主要责任(does not have a unique role in heart disease)。

而且,在1980年美国政府推出的第一版《美国膳食指南》中[4],提出应减少全脂、饱和脂肪和膳食胆固醇的摄入以预防心血管疾病,并未提及糖的添加和食用问题。

从2016年发表的一项系统综述来看[5],在已经发表的科学研究中,几乎找不到证据表明正常水平的糖摄入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而且查阅文献你会发现,就连过度食用糖在肥胖、糖尿病、痴呆和蛀牙中的研究结果,都不尽相同。

难道,多吃点糖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真的不会错到能够影响健康(尤其是心血管疾病)?又或许,这段历史中的哪个地方出错了。

我们的科学被商业操控2016年9月12日,丑闻终于暴露了。

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群研究人员,在翻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糖业研究基金会(SRF,美国糖业协会与其有着密切关联)的来往信函、内部文件,以及当时有关糖脂争论的历史报告后,发现了一个埋藏五十多年的惊天阴谋。

研究人员将他们的发现,按时间顺序排列成叙事性案例研究,并发表在2016年9月12日的《美国医学会期刊:内科学》(JAMA Internal Medicine)上[6]。

这数百份文件的曝光,也终于给我们还原了前面所述历史背后的真相。

原来,SRF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赞助了一些研究计划,成功地淡化了糖的危害,同时将饮食中的脂肪推为导致冠心病的罪魁祸首。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这其中就包括,SRF曾向三名哈佛大学科学家支付了相当于现在5万美元的资助,这也才有了1967年NEJM那篇影响巨大的综述文章(那个年代在医学杂志发表论文,还没有要求研究者说明资金来源)。

而且,那篇综述文章的作者之一,马克·赫格斯(D. Mark Hegsted),后来当上美国农业部营养部门负责人,并参与起草了联邦政府的第一版膳食指南。

被终止的259项目这还没完。

不久后,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员,在多所大学的图书馆档案室又发现了一批新的SRF内幕文件,并将这一发现发表在2017年11月21日的《PLOS Biology》杂志[7]。

?根据这次曝光的内部文件显示,1968年SRF资助了一项代号为259的动物实验研究项目,想看看糖与心血管疾病之间到底没有没关系,有多大的关系。

文件显示,当时的研究已经初步证明,与淀粉饮食相比,高糖饮食的一些代谢成分,不仅是动脉粥样硬化的罪魁祸首,也涉嫌促进胰腺癌的发生和发展。

这也是蔗糖和淀粉喂养大鼠之间生物学差异的首次证明,而且肠道微生物在其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1970年9月10日,研究人员向国际糖业研究基金会(ISRF,1968年7月SRF变为ISRF)回报了这些发现,这当然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结果,也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259项目的实验设计和向ISRF报告的结果(A,259项目是使用“无肠道微生物”大鼠进行的,并限制它们暴露于细菌,研究发现与对照组相比,喂食高糖饮食的大鼠血液中的甘油三酯显着急剧下降;B,259项目的主要研究人员W.F.R. Pover上报ISRF,如果相同的大鼠暴露于细菌,并喂食相同的高糖饮食后,会导致甘油三酯水平升高,也就是说细菌在决定甘油三酯水平中的作用被最终证实[在大鼠中],此外实验的初步结果显示,喂食高糖食物的大鼠尿液中的β-葡萄糖醛酸苷酶抑制物少于喂以淀粉饮食的大鼠。

β-葡萄糖醛酸苷酶为一种参与肿瘤侵袭和转移过程的基质降解酶,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已知其尿液中的高水平与膀胱癌有关。

于是,ISRF终止了整个259项目的资助。

是的,ISRF没有批准完成研究所需的剩余12周的资金,也就导致了这个研究结果从未公布。

糖之罪,一方面有高脂饮食在背锅,另一方面至关重要的259项被夭折。

这或许就是,六十年前科学家已经发现高糖饮食不仅是心血管疾病罪魁祸首还是潜在的致癌物,而我们却至今都从未听说过的原因之一。

有趣的是,2015年《纽约时报》还曾爆出[8],可口可乐公司从2008年开始,向科研机构、非营利组织提供了大量资金,以证明和宣扬全球日益严重的肥胖问题,是一个缺乏运动的问题,和你正在吃的垃圾食品、喝的含糖饮料关系不大。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不得不佩服商业世界里的“智慧”,就算面对明摆着的事实,也能找到办法左右大众的认知和选择。

这就好比,我们能看到所有的烟盒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但我们仍然觉得影视剧中主人公吞吐弹指的那一瞬间,贼特么帅、有魅力和性感。

(二)糖之罪曾经的白色黄金看过电影《冰河世纪》的朋友应该还记得,原始人类向现代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出现了第四季大冰河时期。

对于当时并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原始人来而言,和其它动物抢夺食物,是和生命一样重要的事情。

不仅仅是原始人类,很多动物也对甜甜的糖(比如那个时候极其珍贵的蜂蜜、水果和甘蔗)有着发自大脑深处的渴望,简直是吃了还想吃,吃不够,好吃到停不下来。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对甜的食物有欲望,多吃糖多存脂肪,是为了能够在残酷竞争的大自然环境中生存下来。

现在我们知道,吃糖会让人爽是因为在吃糖时,大脑会分泌“多巴胺”,这样就能鼓励你多吃点[9]。

除了糖,大家都知道的就是毒品、尼古丁以及谈恋爱,都会促进大脑分泌能让人变爽的多巴胺。

这类东西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珍贵。

虽然历史上有关甘蔗的最早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世纪的中国,虽然后来中国和印度的劳动人民发明了甘蔗制糖术,将甘蔗汁变成颗粒状结晶,使其更容易储存和运输,但在18世纪之前,糖在很多地方(尤其是欧洲)都是一种奢侈品,甚至被称为“白色黄金”。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当然,工业革命的到来,改变了很多事情。

这个在数百万年人类进化史上都是极其珍贵的糖,开始变得极其容易获得,而且极其廉价。

人类社会正在逐渐脱离残酷的自然生存法则,这种发展速度之快,超过了作为一个物种的进化速度,以至于人类还没有抛弃对糖的依赖。

除了卡路里,没有任何营养回到开头大毒枭Poppy的那段话,大家之所以对此不以为然,除了真相被掩盖、吃糖很爽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生物课本上都学过,淀粉也是糖,馒头米饭都是糖,现在你却告诉我说,糖是毒药,不但有害,还成瘾,我不信!你别瞎说啊!我是读过书的!其实,你吃馒头米饭也好,啃甘蔗舔蜂蜜也罢,在获取卡路里的同时,你还获得了蛋白质、脂肪、维生素、无机盐(这些生物课本上也教过)。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工生产出来的蔗糖,除了卡路里,几乎一无所有。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那么大家每年究竟吃了多少糖呢。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统计[10],仅2011年全世界糖产量总量约为1.68亿吨,全球每人每年平均消费24公斤的糖(在发达国家则为?33.1公斤)。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组数据——当今全球有11.3亿人被高血压所困扰,每年因心血管疾病导致的死亡人数高达1700万,其中因冠心病而导致的死亡人数为740万[11];全球成年人中逾19亿人超重,其中超过6.5亿人肥胖,此外还有超过3.4亿名儿童和青少年超重或肥胖患者[12];全球糖尿病患者4.22亿,每年因糖尿病而直接死亡人数达160万,间接死亡人数220万[13]。

也许在我们的印象里,传染病才是全球人类的最大威胁,殊不知当今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经成为人类健康的绝对头号杀手。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当然,糖究竟在人类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甚至癌症中罪过几何,目前仍未有定论。

近些年来,有关糖对人体健康危害的研究和争论变得火热起来,尤其是制糖业丑闻被曝光的这两年。

奇点糕倒觉得,有争论,能争论,是好事,一边倒的权威才吓人。

糖不是普通商品2003年,社会心理学家托马斯·巴博(Thomas Babor)和他的同事在一本名为《酒精:不是普通商品》的书中,总结出有关酒精的四个特征:易获取性、毒性、滥用的潜在性和社会负面性[14]。

这四点,如今基本上已经被公共卫生界所接受。

2012年2月,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儿科内分泌学家Robert H. Lustig教授在《Nature》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公共卫生:糖的毒性真相(Public health: The toxic truth about sugar)》的评论文章,认为糖同样符合酒精的四个特征,并且同样需要某种形式的社会干预[15]。

文章认为,?糖的危害与烟酒相当,而且糖的危害远在脂肪和卡路里之上。

除了大家都知道的摄入过多“空热量”会引发肥胖,糖的毒性作用更体现在其引发的代谢功能障碍,包括高甘油三酯、高血压、胰岛素抵抗和加速衰老等(259项目则是证明了微生物参与下其代谢产物的毒性)。

关于糖滥用的潜在性,文章认为,糖能够像烟酒一样,使大脑产生依赖。

不仅如此,糖还会干扰体内与食欲有关激素的分泌、运输和信号传导。

至于糖的社会负面影响,文章举了个有趣的例子,说在美国约有25%的入伍申请者因肥胖等相关原因而被拒绝,美国公共卫生部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US 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直接宣称,肥胖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对于即是好东西又是“毒品”的糖,文章也探讨了一些国家已经实施的干预手段,诸如征收糖税、分销控制、限制购买等。

2015年,世卫组织就在一份最新指南中建议,成年人和儿童应将其每天的游离糖摄入量降至其摄入总能量的10%以下,最好降低到5%以下。

这里指的游离糖,包括由厂商、厨师或消费者添加到食品和饮料中的单糖(如葡萄糖、果糖)和双糖(如蔗糖或砂糖)以及天然存在于蜂蜜、糖浆、果汁和浓缩果汁中的糖[16]。

2016年,FDA也出台相应措施,宣布对所有食品上的营养成分标签进行更改,其中对于糖添加标准为不得超过50克(对于一个每天消耗2000卡路里的人来说)[17]。

不过奇点糕认为,在谈论这些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让大家意识到糖是多数现代慢性病的主犯,认识到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毕竟,在很多公众眼中,糖现在还是一个几乎无害的形象。

别到时候对糖征税的时候,你还在抗议为啥干预你吃糖。

(三)篇幅所限,以下为自习材料不承认,不代表真相不存在;不知道,不代表和你没关系。

如果没有这两次关于制糖业丑闻的曝光,说再多糖的毒性真相,大家也会觉得不以为然。

比如,下面奇点糕推荐的几个课外小读物,都出现在丑闻曝光之前。

《一部关于糖的电影》2014年11月20日,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DFA)展映了一部纪录片《一部关于糖的电影》。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剧情简介:Damon Gameau是一名澳大利亚演员兼导演,几年来他一直坚持食用无糖食品,为了切断所有相冲突的科学观点,也为了即将到来的为人之父做准备,他决定找出糖对人体健康的真正作用,并亲自试验一项关于糖的实验。

在实验的60天内,Damon Gameau每天吃40匙的糖,这是正常人平均每天的糖摄入量,随着实验的进行,Damon Gameau和演员、动画师和特效师共同检验了那些含糖垃圾食品,并和医疗专家小组一起讨论实验并且得出了一个临时的显著结果。

除了实验内容,本片也包括大量轻松的访谈,其中有对原住民社区的一名嗜糖者的采访,以及一位受到可口可乐公司赞助的科学家的采访。

(视频度娘可得)BBC《糖脂大战》都说BBC出品必属精品,高糖与高脂,到底哪种对人体更有害?BBC尝试给出了一个答案。

也许这个结果与临床实验相比,缺乏足够的严谨,但其中的过程保证有趣,结果也引人深思。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在这部片里,同卵双生双胞胎医师克里斯和赞德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分别进行高脂肪和高糖分的进食计划,本片记载了他们在这过程中不同的身体反应和健康指标,最后得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论。

同样度娘可得。

公开课《糖:苦涩的事实》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这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儿科内分泌学家Robert H. Lustig教授一堂名为《Sugar:the Bitter Truth》的公开课,课程内容围绕“糖”展开,主要包括糖对于人体的危害,以及肥胖症相关知识。

度娘可得三连。

《糖的审判》美国科普作家Gary Taubes在新书《糖的审判》(The Case Against Sugar)中试图展现糖的坏的一面。

为什么说糖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合法毒药?

在书的题记当中,作者说:“如果这是对糖的一场审判的话,那么本书就是控方意见。

王凤枝 本文来源:奇点网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