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 网易 湾流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早两年,大叔是民国老公级别待遇。

儒雅大叔吴秀波,撩妹达人李健,师奶杀手张嘉译……互联网上的小姑娘上蹿下跳都要嫁给性感有钱的大叔。

两年不到,局势陡转急下,大叔一夜变了油腻中年人。

啤酒肚,盘手串儿,名人野史如数家珍,睡衣唐装混搭出街,保温杯里泡枸杞,手里不知几套房……不管你是弱的强的穷的富的,年轻人眼里都一样:“油腻。

”短短两年,中年人在风口浪尖欢笑,又在口水战里哭泣,他们到底干什么了?苦难的一代通常定义的中年人,约在40-59岁之间。

事实上他们是中国真正经历过巨变的一代人,指责他们油腻,真的太轻浮了。

让我们倒回到他们的生活年代。

1959年,你爸刚出生没多久,就碰上三年自然灾害,差点没饿死。

粮食产量连年下滑,“大跃进”的政策下,为了支持工业,粮食征收却一路增长。

1959年,粮食征购量达到了建国以来最高的674亿公斤,以河北省为例,因为营养不良浮肿病大规模爆发,曾有55个村子255个食堂彻底断了粮。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饥饿会过去,但你爸的身体却永远记住了苦难。

1959-1961年出生的孩子,起码少长了1.89cm的个头;相比其他年代出生的女孩,女生超重率增加了14.6%,肥胖率增加了5.3%。

1966年,你爸刚八岁,是上小学的年龄了,遇上了文革。

在那个质疑一切的年代里,教育制度也未能幸免。

6月中旬,大学招生、中学招生都被停了。

1972年,十四岁,游荡六年,脑袋空空,要上中学了,可老师却不见了。

据《中国教育年鉴》,这一时期仅天津市,中小学教员被审查的有3756人,占据总教员的33.1%,被审查的35%被关进牛棚,23%被批斗。

1977年,十九岁,高考恢复。

看上去是赶上了好时候,可你知道那年的高考有多难么?1978年,第一次考试,598所高校招生,招生40.1万人,毛入学率1.55%,地狱级难度。

你爸想,中小学都没条件好好学习,那就好好复习一把,明年再来吧。

等了两年,毛入学率涨到2.22%,招生人数却跌到28.1万人。

要是这么看还不够明显,对比一下现在的录取。

2016教育部公报,高校毛入学率42.7%,本科招生近700万人。

更令人绝望的是,高考在整个八十年代都未曾改变。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给百万祈盼“知识改变命运”的学子带来了渺茫的希望/视觉中国不仅教育资源极度匮乏,教学质量无法保证。

1981年,发达国家每个学生占有的教育经费是2422美元,发展中国家是221美元,而中国才60多元人民币。

文科没资源,理科没实验,工科没机器,进了大学一样揭不开锅。

1998年,你爸四十岁,正式步入中年,国企改制了。

当年工厂拖欠工资的能力,跟今天的乐视不相上下,但你爸依然坚信“工厂不会就这么不管他们的”。

那一年,“下岗”这个词还没流行,官方说法叫“停薪留职”。

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1998年至2000年,全国国有企业共发生下岗职工1904.5万人。

1999年,黄宏演了个小品《打气儿》:“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你爸捏紧了拳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这里没有讨价只有“讨生活”里,劳碌的中年人/视觉中国人到四十,从头再来。

或下海经商,或出国闯荡,或一蹶不振。

人生前半段经历的种种,哪一件拿出来,都可以是在饭桌上讲述的“我的奋斗”。

追忆从前,教育晚辈,他们太有资格了。

立领衬衫,钥匙挂腰带,手机皮套要用翻盖的,业余生活听点凤凰传奇和汪峰,他们的品味确实跟不上年轻人了,但年轻人有好到哪儿去呢,杀马特、快手红人、韩版爆款,再请你拿出初高中时代的大头贴或艺术照。

你会发现,那个时候的你,和中年人的品位一样糟糕。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对时尚元素用力过猛的广场舞阿姨/视觉中国纯粹的品味,是由受过教育的人界定的,已经脱离了简单的经济需求,而野蛮的审美是尚未脱离基本需求的人追求的。

换句话说,首先是吃得饱不饱,才能管吃得好不好,而中国人才刚刚吃饱饭。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是6067元,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中位数是3060元。

根据西南大学2009年的一篇论文研究,农村人口在“做事或购物时”,“总是考虑美丑”的概率仅为29.4%。

在他们的消费观里,审美并不是主要的考量对象。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穿睡衣的中年人,是上海街头重要的风景线/视觉中国中年人粗劣的服装品位、爱听的广场舞神曲、啼笑皆非的养生方式,不过是刚刚脱离贫困的中国人对中上阶层品味的模仿,用力过猛,适得其反,但他们才真正代表了中国最主流的审美。

中产阶级陷阱中年人已经老了。

首先是基础代谢慢了,30岁以后基础代谢率平均每年下降0.5%,谁也逃不过中年发福;心肺功能也在衰弱,从30岁到80岁心输出血液量约减少30%,同时,伴有动脉硬化、高血压等慢性病。

超过50%的脑梗发生于40-60岁人群,脂肪肝、肝炎、肝硬化、肝肿瘤的发病率在中年阶段比青年高出14个百分点。

更可怕的是,还要感受身体被掏空的痛楚。

根据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在50-64岁的男性中,约1/3有勃起功能障碍。

而在国内35个城市5200名成年男性参与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40岁以上的男性患病率高达40%。

中年人也不快乐,一切都在减速、停滞不前。

根据农业部发布的《中国农村人均家庭收入流动性研究1986-2010》,过去二三十年,贫穷的中年人想要摆脱贫穷,真的太难了。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数据来源:中国农村人均家庭收入流动性研究1986-2010,网易数读制图无论是在1988-1995年、1995-2002年、2002-2009年,这三个时间段的低等收入者经过7年努力后,都有超过40%依然留在最底层。

有意思的是,1986年的高等收入者(80%-100%),到了2010年只有32.1%的概率能保住富人位置。

向上的道路封死了,但向下的通道一直打开着。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安徽安庆一49岁的中年妇女一边干农活儿一边要带孙女/视觉中国是有一些中年男人脱颖而出了,在资源匮乏的年代,他们幸运地接受了高等教育,考上了全中国最顶尖的医科大学,托福满分,闭着眼就能翻译泰戈尔,站在了收入金字塔顶端的2%。

他们有点权,但还不够大,有点钱,但不足以挺直腰杆,仗着“年纪大一点”就要教化众生,互联网发达了,发现年轻人的钱真好赚,便顺势低下头颅,速速写出一篇《如何避免做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撇清关系,既想做导师,又要做偶像。

他们之所以坏,就在于用“油腻中年人”的标签塑造了一个发泄对象,鄙夷中年人的体型,唾弃中年人的衣着,引起共愤,却无视中年人真正的处境。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2015年11月25日,珠海南屏村小巷卖菜的阿姨/视觉中国在很多中国人的想象里,50岁后可以宣告退休,有房有车,安享晚年。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在清华大学李强教授的研究中,中国只有19.12%的人在收入上称得上中产阶层,而73%的中产只处于中产边缘层,随时可能滑落成无产阶级。

经济上,“一套房子消灭一个中产”已经不是戏谈。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十个城市,对1658名月收入在当地处于中等水平以上的常住居民进行的调查,在贷款买房的人群中,有61.6%的人每月房贷支出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超过了合理值30%。

其中,房贷支出占家庭收入比重在五成及以上的人占了20.5%。

其中43.8%的人表示,“压力较大,有时担心会‘断供’”。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几名中外白领行走在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贸易区/视觉中国就算有钱,也不意味着有安全感。

从各国中产阶级形成的历史来看,评定中产与否的标准,除了收入,还有权利的保护。

在中国,中年人要养父母,城镇职工养老金个人账户亏空4.7万亿,国家是指望不上了;养孩子,毒奶粉、校园毒地处处是陷阱,“因病致贫”是永远的午夜噩梦。

努力闯过房子、养老、医疗三关之后,并不意味着自由和解放。

杭州保姆纵火案,林先生至今依然在微博苦苦维权;广州一个租售同权的政策下来,辛苦十几年为孩子奋斗出的学区房可能随时化为泡影……社会财富的上升并不意味着权利保护的增强,一个浪头打过来,中产首先被淹死。

中年,令人恐慌的不仅是人生过半,更是衰老已至,仍疲于奔命的沮丧。

被边缘的中年人中年人活得如此艰难,为什么冯唐这种人顶着大庆油田般的油腻脸,还要唾弃中年人?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为了让女儿有爹拼,一北京中产每天忙到凌晨/视觉中国因为互联网上中年人被边缘化了,给中年人说好话不吸粉。

话语权变了,从前黑80后的时候还有他们,现在别说黑90后了,自己已经变成了群嘲对象。

年轻人占领了互联网,讨好了年轻粉丝,就掌握了话语权。

根据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10-39岁的网民占比72.1%,其中一半29岁以下。

互联网层面的代际更迭已然出现。

根据《2016年互联网舆情调查》,2012年以来,“中年人最爱跟帖”的论坛使用率已经出现连续4年的负增长,微博、微信成了新的互联网阵地,参与热点舆情事件讨论的微博用户年龄中位数始终保持在24岁左右。

放在20年前,80后是“自私自利”的一代,10年前,90后是“非主流脑残”的代名词,到了现在,新生代终于翻身做主人,以网络为利刃,开始讨伐中年人的肚腩、手串、自恋、好为人师。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河北石家庄网红培训师,女学员一次赚30万/视觉中国被群嘲的中年人,反倒成了“失语者”。

中年人真正地被时代抛弃了,原本受教育程度就不高,他们在智能手机、互联网时代成了真正的文盲。

2016年移动支付用户,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到76.4%,41岁以上的才6.8%,不会手机付钱,意味着不会叫车、网购,直到如今莫名变成了油腻的中年人,也不知如何上微博反击。

说到底,这样的中年人,年轻人真的有资格嘲笑他们吗?没有。

贫穷的年轻人一边转发着抨击油腻中年人的檄文,一边看着信用卡还款期限,给微信另一头的中年人发去消息:“爸,这个月又没钱了”。

中国老龄科研中心的调查中,有65%以上的家庭存在“老养小”现象,30%左右的青年基本靠父母接济。

靠自己买房?别开玩笑了。

中国22至29岁的千禧一代里,有61%的人目前与父母同住,而已经买房的,也有三分之二的人都依赖父母的资助。

真正反哺父母的年轻人有多少呢?根据上海对第一代独生子女家庭的研究显示,只有2.5%的已婚子女会对父母的生活进行补贴。

就业越来越难,房价越来越高,啃老族数量只会增不会减。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温州看房团清一色的中年大妈/视觉中国一边讨伐,一边依赖的矛盾背后,是年轻人对于未知中年生活的恐慌和抵触。

中国28岁至32岁的年轻人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感觉自己“还是个宝宝”。

但在社会眼中,你早就不是宝宝了。

你爸跟你一样大的时候,早就收入稳定,娶妻生子。

而你也想成功,《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显示,年轻的焦虑来源最主要的就是想赚钱(75.7%)、买房(52.1%)、升职(50.2%)。

一边害怕活成父辈的样子,一边不得不向贫穷的生活低头。

25岁,你忽然感觉自己中年危机提前了。

牛津大学项飙教授告诉我们,当下的年轻人像是跳到一个叫“工作”的洞里面,开始西西弗式的每日劳作,在北上广的地铁里徘徊。

把自己扁平化为一个纯粹的劳动者和积蓄者,以期能够达到跃进式的积累,买得起房,开得起车,拥有高雅的精神世界,时不时周游世界,远离粗俗的中年饭局。

你今天嘲笑的中年人,就是你的明天

河北小伙开“拖拉机房车”游西藏,穿越5省历时百天/视觉中国从经济视角上看,这是为了经济利益不顾一切,然而从主观意识上,一切都只是为了逃离现实,沉醉于向上流动的自我想象。

当这一切都处于“想得而得不到”的时候,年轻人只能宣告“我和你们不一样”。

群嘲中年人,其实也是在围剿日后的自己。

参考资料:[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编.中国灾情报告1949-1995[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1995.[2]毛礼锐,沈灌群主编.中国教育通史 第6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9.[3]中国教育年鉴编辑部编.中国教育年鉴 1982-1984[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6.[4]教育部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5]国家统计局社会统计司,劳动部综合计划司编.中国劳动统计年鉴 2001[M].中国劳动出版社.2001[6]Laumann E O, West S L, Glasser D B, et al.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erectile dysfunction by race and ethnicity among men aged 40 or older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the male attitudes regarding sexual health survey.[J].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11, 4(1): 57-65.[7]Depression risk highest in 40s. BBC NEWS [8]45岁前还没发财,这辈子就别做梦了. 网易数读[9]李强. 中产过渡层与中产边缘层[J]. 江苏社会科学,2017,(02):1-11. [10]陈瑞. 符号消费与中产阶级的身份建构[D].山西大学,2015.[11]李春玲. 如何定义中国中产阶级:划分中国中产阶级的三个标准[J]. 学海,2013,(03):62-71.[12]第40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7.8.[13]中国互联网舆情报告. 人民网,2016.[14]邓娟. 比直男癌更可怕的,是老男癌. 新周刊[15]刘德寰著.颠覆与重整 手机人的群落与游牧[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 [16]张畅. 那些喊“90后步入中年危机”的人,既虚伪又让人心疼. 新京报书评周刊[17]Qiang Li, Lian An, Intergenerational health consequences of the 1959?1961 Great Famine on children in rural China, In Economics & Human Biology, Volume 18, 2015, Pages 27-40, ISSN 1570-677X 于方 本文来源:湾流 责任编辑:于方_NX2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