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后的武汉半导体厂商:长江存储能否突围

武汉封城。光谷遇难。

封城之后的武汉半导体厂商:长江存储能否突围

图源:网络

打开一幅中国地图,以秦淮线纵分南北,武汉坐居南方之“中”、长江之“中”,地理位置优越,航道便利,早在洋务运动时期武汉就是工业重镇,根据wind发布的数据,位于湖北境内的上市公司共有95家;按照注册地址筛选,位于湖北境内的上市公司共有107家。长江存储这样的半导体龙头企业自然在列。

2016年底,中国国家储存器基地决定落地武汉,芯片、显示器、激光这三大细分行业,搭建了武汉“产业立市”规划项目集成电路、新兴显示器件、下一代信息网络和生物医药4个产业集群中其中的两个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长江存储作为主导产业中的龙头企业,其兴衰将直接影响到国内以及全球电子产品供应链。市场研究机构ESMC表示,武汉疫情已经成为继中美贸易争端、英国脱欧之后的第三大电子产业“危机”。

封城之后的武汉半导体厂商:长江存储能否突围

图源:长江存储(董事长赵伟国)

就在疫情爆发前一周,长江存储董事长赵伟国在市场合作伙伴的年会上表示,“2020年是存储器黄金十年新的开始。随着5G、AI、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存储器市场需求将呈现指数级增长。”之所以有此勇气,是因为早在此前完成了64层3D NAND闪存芯片及存储器的研发,并且得到了市场合作伙伴国科微和联芸科技的认可,其二者的新品发布会就在年后。

封城之后的武汉半导体厂商:长江存储能否突围

图源:长江存储官网(64层3D NAND闪存晶圆)

从官方公布的信息推断可以得到,2020年决定了长江存储,乃至于中国存储技术的两个至关重要的节点:

一是实现大规模量产,也就是产能达到30万片/月的设计产能,从而使中国自主可控的储存器芯片真正实现国产化;

二是实现从64层3D NAND闪存技术跳过96层3D NAND闪存技术,直接发展128层3D NAND闪存技术,在技术上从落后于国际领先大厂到同步国际领先大厂的跨越发展。

但是,一切都装在一个大前提里,“如果一切顺利。”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让十四亿国人陷入恐慌,对于产业链也将带来无法估量的影响。据媒体报道,全球的闪存芯片大厂三星、SK 海力士、美光、西部数据、铠侠都在紧盯着武汉疫情和长江存储的最新近况。外资分析师指出,武汉病毒的封城事件可能导致当地晶圆厂关闭,或是供给中断,将“重创”当地晶圆厂,也直接点出“中国的产能下降可能会给美国企业带来更多利好”。因此他们认为,美光、西部数据两家美系存储厂将是武汉肺炎封城事件的最大得利者。

武汉封城之后,不少企业纷纷在第一时间回应、发布公告,以求稳定人心,有媒体写道,“封城不封产,防疫产业链24小时连轴转。”事实上,熟悉半导体工厂运营的人会知道,晶圆厂是365 天不停工的,不会有农历春节假期导致停工或关闭的情况,只有每年(或是更久)会进行一次岁修,让一些机器设备暂停运转。

产能未断,这是毋庸置疑的。长江存储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在于:人员复工和原料支持。机器在转不代表所有人都在岗位上,依旧有很大一部分员工因为封城无法按时回到岗位上,另一方面,运输将成为封城后大部分企业的主要问题,长江存储上游能否按时供货将成为最大变数,接受考验的时候到了。

下面我们通过公开的数据信息,盘点一下长江存储的情况:

从2020年1月1号开始,长江存储总计发布了32条招投标信息,均为以前采购批次的招投标内容。包括招标信息7条,中标信息4条,中标候选人公示1条,评标结果公示9条。从1月份这32份招标相关的公告来看,长江存储现阶段的设备采购和安装情况没能完成,而且有可能还处于大规模需求的阶段。

其次,随着疫情的不断加剧和蔓延,疫情中心——湖北省发文要求全省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3日24时。

从企业公开的信息看,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驻守在厂区的长江存储员工及合作厂商的员工,均没有感染病例。

其实,长江存储是一个3D NAND 新秀,以目前 1~2 万片的产能,实际上是无法左右全球 3D NAND 芯片市场的供需的。为什么如此之受国家重视,同时也让国际大厂虎视眈眈?甚至早在疫情之前,三星、SK海力士以及镁光三大储存器巨头不约而同的进行减产,放缓投资进度,减少产能扩建,其目的正是冲击长江存储。

因为,存储芯片是一个供需极度敏感的产业,市场敏感地受到供需关系的影响,即使是1%~3% 的供需增减,都会牵动存储价格波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江存储带来的心理效应大于其产能本身。一旦存储器价格波动,就会牵动下游分销商的采购行为。

原材料供应和物流方面的问题,应该是现阶段长江存储最大的问题。储存器需要的氧化物/氮化物(ONON)、氧化物/多晶硅(OPOP)的薄膜供应,很大程度上依赖日本进口。从公开的报告来看,替代料低于20%。物流方面,若疫情导致原料供应不及、受阻,甚至暂停生产,会冲击到相关供应商。这很可能影响长江存储和全中国大陆其他工厂的生产进度,甚至导致武汉储存器产出中断。

封城之后的武汉半导体厂商:长江存储能否突围

图源:长江存储(存储器基地)

目前的武汉,就像一座围城。我说的不是钱钟书笔下那个城外的人想出来,城里人想进去的比喻,而是冷兵器时代的断水断粮。在资本市场,有更多的目光在盯着长江存储的动作,一方面盯紧产能,另一方面关注下游的出货和消耗。物流、原料、工人复工等每个因素都将影响这场战役的成败,长江存储也需要比以往更多的汗水和艰辛来度过这一难关,硝烟散尽,一定会在这场拉锯战获得自己的地位,如文学作品中描写的,一道天光射向武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即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eya.net/article/61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